当前位置:首页 >> 海外之声

美国专家瑞克·罗斯谈如何摆脱邪教控制(下)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Alex Kantrowitz 桑梓(编译)   2021-01-08

核心提示:2020年12月23日,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撰稿人、新闻聚合网(BuzzFeed)记者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Alex Kantrowitz),在新闻内容发布平台Medium.com发布了他对美国邪教研究及解脱专家瑞克·艾伦·罗斯的采访。罗斯先生阐述了他对邪教如何对他人进行洗脑和控制、如何帮助邪教受害者脱离邪教的看法,并就近期性邪教耐克塞姆(NXIVM)和“匿名者Q”等热点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罗斯先生表示,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成为邪教拉拢的对象,不过“一旦我们了解了邪教的这种游戏玩法,就不会再轻易上当受骗”。全文篇幅长,现分上、下篇。

瑞克·艾伦·罗斯。原文配图

本周,我们将和瑞克·艾伦·罗斯先生一起进行探讨,他是一位邪教“脱教”(deprogrammer)专家。篇幅所限,本次采访文字进行了编辑删减。

众所周知,实体社区日渐式微。如今,人情愈发淡薄,人们更加孤独,宗教参与率更是处于历史最低水平,23%的美国人宣称自己没有宗教信仰。科技在实体社区的式微中推波助澜,因此大多数人宁愿沉迷网络,也不愿加强线下联系。我们的生活出现这样一个巨大的漏洞,于是邪教趁虚而入。

今天和我们一起参与讨论的是瑞克·艾伦·罗斯,他是世界杰出的邪教问题研究权威,也是“邪教教育研究所”(Cult Education Institute)的负责人。他最近出现在美国HBO电视网的《誓言》节目中,该节目对性邪教组织耐克塞姆(NXIVM)进行了调查。

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瑞克,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开始研究这些的。一个人如何成为邪教问题和脱离邪教问题方面的研究专家?

瑞克·罗斯:我的祖母82岁时,遇到了一个激进的边缘组织,他们渗透到她所住的养老院当中,成为养老院里的工作人员。祖母告诉我有人跟她搭讪,想招募她。我希望能保护她,就深入进养老院。我和养老院院长谈过,最终通过调查发现,有5名带薪员工隶属于那个组织。当然,这些人被解雇了。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成为了凤凰城一名反邪教积极分子和社区组织者,随后在一家社会服务机构工作,这个教育机构是多个委员会的成员。后来,我开始与我同一社会服务机构的心理医生一起参与(对邪教人员思想的)干预工作。

于是,我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研讨班大师的追随者、宗教崇拜者、政治狂热者。到80年代末,我开始巡回为美国多个家庭做个体干预,我成了一名私人干预专家。从那时起,我已经完成了500多个干预案例,不仅在美国、加拿大,而且在欧洲,甚至全世界。我在澳大利亚、以色列和希腊都工作过。随便你说一个地方,我都去过。我发现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开始在法庭上作为专家证人出庭,迄今为止已在全美10个州包括美国联邦法院获得出庭作证资格。

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那太厉害了。当你着手让某人脱离邪教时,有规范化的流程吗?

瑞克·罗斯:最初的时候,这个家庭会变得惊慌失措,担心这个团体及其头目会对他们的亲人产生不良影响。他们也花了些时间进行评估和研究,如果确定需要干预,就会联系像我这样的人。然后我就和家人一起为干预做准备。这与家庭成员直接参与的对药物成瘾者或者酒精成瘾者的干预非常相似。这里所说的家人,可能是父母,可能是成年子女,也可能是男女朋友或配偶。你把真正关心和参与那个人生活的人,关心和尊重那个人的人集中在一起,进行一次干预,这会是惊喜的开始。

征得这个人(受干预者)同意后,我们通常会在三到四天的时间里继续讨论这个家庭所关心的问题。因此,干预措施可能会持续三到四天,每天八小时。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会讨论邪教的定义和它的典型影响形式,以及这些特征是否与受干预者现在加入的团体或其头目相吻合。紧接着,我们就要开始讨论受干预者的家人关心的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参与干预?为什么这些家人对受干预者这种新的生活方式(即受邪教影响之后的生活方式)感到不安?受干预者的生活此前发生过什么变化?

接下来,这些家人会谈论受干预者最近几个月或最近几年发生的变化,正是这些变化促使他们做出干预的决定。最后,受干预者应该对其所加入的团队的既往历史进行了解,以便为自己是否继续参与这个团体或跟随这个头目做出更明智的决定。

因此,这四个基本组成部分是在干预过程中常用的,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讨论过程。可能会有文件共享、法庭记录、警方记录等等,最后,这个人会决定是继续加入这个团体,或是暂缓加入,还是完全退出。

我的成功率约为70%,这意味着我参与的案例中,10个人中有7人会在干预结束时决定终止与邪教组织及其头目的联系。10人中有3人可能会在头一两天离开,说他们不想继续,继而却又重新回归该团体。

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因为邪教组织似乎涉及范围很广,有没有一种特定的人群或社会经济阶层倾向于加入其中?

瑞克·罗斯:亚历克斯,有的。我为五个医生做过脱教干预,包括一名整形外科医生、一名麻醉师和一名胃肠专家。我还为一个经过委员会认证的女性临床心理咨询师做过干预。所以,任何人都可能身陷其中。我的干预对象,有来自富裕家庭的,有来自中产阶级家庭的,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也有行业工作中的蓝领。所以这些受干预者的身份不尽相同,很难下结论说什么样的人会参与邪教组织。但是,正如我之前所说,可能有那么一个时间点,(人们)很容易被(邪教)拉进去。也就是说,在这些人经历人生困难时期时,这个时候(邪教)与他们接触的话,他们更容易受蛊惑,更容易被招募。

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我很好奇性邪教耐克塞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它最近会引起如此多的关注?

瑞克·罗斯:我第一次接触耐克塞姆应该是在2001年和2002年,为新泽西州的一个家庭做了一系列干预。之后我的网站发布了两位著名医生的分析报告,一位是精神科法医,另一位是临床心理学家,他们查阅了耐克塞姆被称为“高管成功计划”培训手册上的笔记。后来,我遭到耐克塞姆创始人基思·拉尼尔(Keith Raniere)的起诉。在他被捕前的近14年间,他不停地骚扰我,不停地起诉我。拉尼尔创建了一系列课程的研讨会,教育人们如何在商业或生活中获得更多的财富,取得更大的成功,人们称他为“先锋”(Vanguard),他在耐克塞姆里就叫这个名字。

他把他通过系列研讨会记录下来的玄学称为理性探究,并拉拢了许多知名人士。例如,希格拉姆酒业的两位继承人克莱尔·布朗夫曼(Clare Bronfman)和她的妹妹萨拉·布朗夫曼(Sara Bronfman)。克莱尔·布朗夫曼因在耐克塞姆的所作所为入狱。简而言之,布朗夫曼姐妹的父亲、亿万富翁老埃德加·布朗夫曼(Edgar Bronfman Sr.),也曾加入耐克塞姆,但他很快意识到事有蹊跷。他将耐克塞姆称之为邪教,正是耐克塞姆让他与女儿们多年关系疏远。对此,他感到异常悲痛。

加入耐克塞姆的还包括超人系列剧《小镇》里的电视明星艾莉森·麦克(Allison Mack)。克里斯汀·克鲁克(译注:Kristin Kreuk,《超人前传》演员)也是这个团体中的一员。就在一两个月前,来自《银河星战》(Battlestar Galactica)的妮基·克莱恩(Nicki Clyne)还是基思·拉尼尔的铁杆追随者。尽管拉尼尔因犯有包括性交易和敲诈勒索在内的多项重罪被判处120年监禁,但仍有超过100位忠实的信徒认为他是牺牲品,遭受了迫害。他们说,就像克莱尔·布朗夫曼被判刑时所说的那样,无论有多少人受到耐克塞姆的伤害,但她从耐克塞姆受益良多。

耐克塞姆在纽约的奥尔巴尼创建了一个社区,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到那里,聚拢在基思·拉尼尔周围,他们认为他是“知识的化身”。这位不可思议的“哲学家国王”、这位“大师”教给他们一种哲学,他们认为这种哲学可以帮助他们解开生命中的一切难题。多年来,成千上万的人参加过这个系列研讨会。许多人会变得心灰意冷,会离开这个组织,也有许多人会打电话给我。我想,在未来的十多年里,我也许会和几百个受耐克塞姆影响的人交谈。

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这些自修团体似乎是邪教行为的完美温床。您同意这一点吗,为什么?

瑞克·罗斯:我想关键是要明白,自修研讨小组是做什么的?我称之为LGAT,即大型团体意识培训。你走进一个房间,度过了一个周末。其中一些项目持续一周以上,拉尼尔的强化训练大约持续14到16天。人们为此付出了很多钱。钱滚滚而来,许多这样的团体大肆敛财,数额高达百万美元。基本上,你掏钱所得,就是这个研讨会“大师”会告诉你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会让你信奉他们的那一套,以此作为治疗一切的灵丹妙药。

他们说它能治愈你的灵魂,会解决你的个人问题、你的商业问题,它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人们开始参与其中。一旦他们参与其中,他们中的许多人就成了研讨会的瘾君子,当然,这是这个团体和你周围其他人鼓动促成的。你已经沉迷于这些“大师”营造的氛围之中,对其他声音充耳不闻。在拉尼尔的案例中,当他成为崇拜的对象,对团体成员实行极权控制时,这个群体就从一个研讨会团体演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邪教。

对于那些不知情的人来说,耐克塞姆是一种性邪教。拉尼尔会利用和虐待女性,最终折磨她们。据报道,他用烙铁在100多名女性身上刻上自己的姓名首写字母,刻烙的人是拉尼尔的一名死忠粉医生,并由艾莉森·麦克这样的人协助执行。没有任何止痛药,没有麻醉剂,当受害者在痛苦中尖叫时,艾莉森·麦克们会使劲地按住她们。他们就是用这种烙铁在这些女人们的下腹部、盆骨附近刻上拉尼尔的姓名首写字母。

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当实体社区缺位时,某些东西就会填补进来。在这个案例中,这个东西就是耐克塞姆。

瑞克·罗斯:是的,有很多人离开了这个团体。例如,你在Starz网络上看《誓言》或《诱惑》就知道了,凯瑟琳·奥克森伯格(译注:Catherine Oxenberg,美国女演员,原南斯拉夫王室后裔)和她的前夫、演员卡斯珀·范迪恩(Casper Van Die)也曾卷入其中,但当他们意识到出了问题就离开了。不幸的是,凯瑟琳的女儿英迪亚·奥克森伯格(India Oxenberg)深陷其中许多年,直到拉尼尔被捕她才醒悟。实际上,管理她的是她的教练艾莉森·麦克,艾莉森·麦克掌管着拉尼尔创建的一个叫DOS(主人与奴隶)的内部组织,她的身份是奴隶主或情妇。在这个组织中,所有这些女性都被告知必须服从这个等级制度,据说艾莉森·麦克和劳伦·萨尔兹曼是等级中的最高层。

现在,艾莉森·麦克正在等待最终判决,她可能要坐几年牢。克莱尔·布朗夫曼被判刑近7年,并需缴纳数百万美元罚款。据报道,布朗夫曼姐妹在参与该组织期间给了拉尼尔1亿多美元。南希•萨尔兹曼(Nancy Salzman)曾是耐克塞姆联合创始人,也在等待判决。还有一个名叫哈里斯(Harris)的女会计,也在其中。

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最后几分钟,我想谈谈“匿名者Q”(QAnon),这个组织相信有人在追杀特朗普,相信特朗普会把人们从恋童癖等之类的阴谋集团中解救出来。我很好奇您是如何开始对“匿名者Q”感兴趣的,他们是否符合邪教的定义?

瑞克·罗斯:很明显,他们组织严密,参与的活动目标是要员、事件、政客等等,我对此产生了兴趣。我认为“匿名者Q”符合破坏性膜拜团体的标准,但只有一个例外,就是我们并不知道Q是谁,是谁把这些阴谋论永久化并放到网上的?根据该组织或追随者的说法,Q是政府中某个高级别的绝密人员,能够接触到我们任何人都无法接触到的秘密。

但这不一定是事实,很可能只是一种传说。Q可能是一个人或一个集体,也可能只是一个骗局。有趣的是,和许多邪教一样,Q使用一个正面组织名称“拯救儿童”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借此招募信徒。其实有一个叫做“拯救儿童”真实组织,它很有名气,已经建立了很长时间。但是“匿名者Q”像披着超人的斗篷说:“喏,我们正试图把孩子们从包括各种政治领袖在内的恋童癖阴谋中拯救出来。”有时候,“匿名者Q”神出鬼没。当“匿名者Q”发帖时,你会发现人们不会质疑来自“匿名者Q”的任何东西。

他们也很有攻击性,甚至在关于他们究竟是谁等所有的一切上颇具欺骗性。他们并不想展现阴谋论的荒诞不经,而是会说,“哦,我们只是来救孩子的”,事实上并非如此。

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您觉得您在邪教中看到的一些现象,是否已经开始进入主流政治?

瑞克·罗斯:是的,很可怕。一想到有权有势的人做出的决定是基于阴谋论——尽管这种阴谋论已经被反复揭穿和驳斥——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一个当选国会议员的人会掌握什么样的国家机密,或在国家安全中处于什么样的职位,如果他们相信“匿名者Q”所宣扬的离奇阴谋论,这又将如何影响他们的思想和工作。这是一个真正的难题,一个真正的问题,我不认为它会有所改善。我想这种情况每况愈下。

亚历克斯·坎特罗威茨:我们开始的时候讨论了互联网如何成为邪教招募的沃土。而现在,这种几乎完全存在于网络的东西,正逐步渗入现实生活。

瑞克·罗斯:我所说的把自己困在互联网的“泡泡”里,困在“回音室”里,许多“匿名者Q”支持者的所作所为就是这样。他们互相抱团,在推特、脸谱和Instagram上彼此关注,在油管网上互相观看。现在,一些社交媒体平台开始对此进行监管,并清除部分内容,但总的来说,这些人可以在网上创造属于自己的另类现实,这非常可怕。我和他们打过交道,他们通过我的网站、我的社交媒体和我打交道。当我和他们互动时,发现他们脱离现实,几乎无法沟通,像极了妄想狂和深受邪教影响的人。(完结)


原文网址:

https://onezero.medium.com/cult-deprogrammer-rick-alan-ross-on-nxivm-qanon-and-what-makes-us-vulnerable-62f6c709562c

1


【责任编辑:狮子座】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